我国基础学科投入价值产出的知识产权分析
彭小宝,宋伟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合肥)

基础学科是对物质运动基本规律的研究与总结,是人类思维高度抽象的结晶,而基础研究作为新知识产生的源泉和新发明、新技术创造的先导。然而我国基础研究确处于一个低投入、低产出的尴尬局面;如何优化基础学科的投入比例,奖励那些做的好的研究就显的十分重要和紧迫。一个合理的投入结构能够有效提高基础研究的成果,特别是其中的知识产权成果方便、快捷的转化商业效益,这里面涉及到知识产权的价值评估与知识的扩散、集成问题。

关键词:放大效应、边际贡献替代率、投入均衡、知识扩散、时间效应

 

 

The output value of China's basic discipline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put analysis

Abstract Basic sciences to the study of physical movement and summed up the basic laws of humanity, and it is highly abstract thinking crystallization and the basic research as a source of new knowledge and new inventions, new technologies created by the pilot. But basic research do in a low-input, low output embarrassing situation; How to optimize the proportion of input in basic sciences, reward those who do good research on the importance and urgency significantly. A reasonable investment in basic research can effectively improve the results, in particular the outcome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convenience fast into business efficiency, which are related to the spread of knowledge and assessment of the value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tegration issues.

Key words Amplification, the marginal contribution rate of substitution, balanced input, the proliferation of knowledge, time effect

 

 

 

 

基础学科是对物质运动基本规律的研究与总结,是人类思维高度抽象的结晶,而基础研究作为新知识产生的源泉和新发明、新技术创造的先导。然而我国基础研究确处于一个低投入、低产出的尴尬局面;如何优化基础学科的投入比例,奖励那些做的好的研究就显的十分重要和紧迫。一个合理的投入结构能够有效提高基础研究的成果,特别是其中的知识产权成果方便、快捷的转化商业效益,这里面涉及到知识产权的价值评估与知识的扩散、集成问题。

关键词:放大效应、边际贡献替代率、投入均衡、知识扩散、时间效应

 

1、介 绍

世界著名化学家、全美华人协会总会前主席潘毓刚先生应邀来到中国讲座时指出,科学可以分为基础(纯粹)科学和应用科学。在谈到我国基础科学的研究时,潘教授忧心忡忡。他在把国内、国外的基础学科投入的比较中提到,中国对于基础科学的研究远远不如发达国家。

在有限的财政收入条件下,2006年我国财政科技支出达到716亿元,较2005年增加115亿元,增长了19.2%,其中基础学科投入超过100亿。在十一五期间,在投入一定的条件下,如果不是仅奖励那些做的好的研究,基础科学就可能更加落后,这既表明了我国基础科学投入比例与成果评估的重要性,也对学科投入标准、产出的知识产权评价方法和效果提出了要求。

 


图一 基础学科投入——价值产出链

2、我国基础学科投入分析

基础学科是对物质运动基本规律的研究与总结,是人类思维高度抽象的结晶。它的一般表现形式是概念、定理、定律等组成的理论体系。它与生产实际的关系一般相当直接,需要通过一系列中间环节,才能转化为生产力。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对基础学科的定义是:基础学科的研究目的“是获取被研究主体全面的知识和理解,而不是去研究该主体的实际应用”。

2.1 基础研究的内容及其重要性分析

不以任何专门化或具体的应用为目的,主要为获得关于现象和可观察的事实的基础原理和规律而进行的实验性或理论性工作,其研究成果具有国际范围内的新颖性和独创性,这就是基础学科研究。

 


图二:基础学科研究项目分类

近年来,世界各国共同面临的重大环境、资源问题,为寻求经济的可持续健康发展,各国纷纷对耗资巨大的重大科学项目加强投入,以期取得重大科学突破。基础研究作为新知识产生的源泉和新发明、新技术创造的先导,自然被视为国家长远技术发展的基础和提升国家经济实力与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支撑。

 

2.2 我国基础研究投入中存在的几个问题

经济发展、学科建设离不开基础研究,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得出的深切体会;然而现阶段在我国基础学科投入的过程中还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为:

1)学科协调发展的问题:

当前基础学科在发展上很不平衡,与市场经济联系较紧密的资金投入充分,发展较快,而与市场经济需求距离暂时较宽松的就发展很慢,甚至有的出现萎缩。在强调科学研究为当前经济建设、社会发展服务的同时,一定要注意基础学科的协调发展是科学发展的后劲所在。

2)新兴交叉学科的发展问题:

学科的交叉融合是科学发展的时代特征,但是实践中相当多的科学家仍习惯在老的学科领域长期工作;并有些科研管理人员仍按老的学科领域评审项目、分配经费。

3)学科分类与学科结构调整问题:

随着科学发展的日新月异,学科不断细化,新学科生成;无论是单一学科的纵深发展,还是多学科交叉、综合方面,我们都与世界发展前沿相差较大。

2.3 我国基础学科的投入及比例研究

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ESI)为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ISI)1个子数据库,基于科学引文索引(SCI)和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所收录的全球8500多种学术期刊的1000多万条文献记录而建成,是衡量科研绩效和了解科学发展趋势的一个有用的分析评价工具。然而这里我们主要是想从知识产权的角度来衡量、分析,所以可以利用这些指标,作为基础学科研究优秀与否的评估参考指标,但主要应从基础学科的知识产权成果的社会贡献出发,决定基础学科的重要性和投入比例。

对基础学科的投入存在一个“放大效应”问题,即对一门基础学科的投入存在一个临界点a,只有当投入大于a时,该学科才会有实际产出;为了便于分析,这里我们假设所分析的基础研究是在有实际的知识产权成果的前提下进行的。

那么我国基础学科的投入现状可以通过投入价值产出函数来表示:在特定的经济条件下,国家对基础学科的投入是有限的,故令依次表示不同的基础学科的价值产出值,依次表示不同基础学科的资金投入额,则可以有:

  ,其中U为社会贡献水平

在维持社会贡献水平的前提下,国家增加对一门学科投入时所需要放弃的对另一门学科投入数量,这里我们称其为学科投入的边际贡献替代率;以两门学科为例,则边际贡献替代率可以表示为:;当投入变化趋于无穷小时,

2.31 边际贡献替代率递减规律

在国家投入水平一定的条件下,在连续等量地把一门学科投入增加到另一门或几门学科投入中去的过程中,当这种投入增加量小于某一特定值时,增加该门学科投入所带来的边际贡献是递增的,当超过这一特定值时,增加该门学科投入所带来的边际贡献是递减的,这就是边际贡献替代率递减规律。

边际贡献替代率递减成立的原因在于:对于基础学科的投入,不同学科间存在一个最佳的投入组合比例,所以我们需要加强学科建设,优化学科投入比例。(参见图3 


图3:边际贡献替代率递减规律

图4:基础学科的投入均衡理论

2.32 基础学科的投入均衡理论

基础学科的投入均衡是研究国家如何把有限的基础学科货币投入分配在各个学科间,以获取最大的价值产出。也可以说它是研究国家在既定投入下实现价值产出贡献最大化。它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最优的投入比例组合必须是价值产出的社会贡献最大化的学科投入组合。第二:最优的投入比例必须是在国家对基础学科的投入预算条件下。(参见图4

由于在保持社会贡献水平不变的前提下,国家增加一门学科的投入数量所带来的社会贡献增加量和相应减少的另一门学科投入所带来的社会贡献减少量必定是相等的,即有:  上式可以写成为:

又因为,其中分别表示学科12每单位价值产出贡献所需投入额。

则由(1)式,(2)式有:,相当于

时,说明国家对学科1的单位投入所得到的边际贡献大于投入到学科2所得到的边际社会贡献。则国家应该进行相应的投入比例调整,即减少学科的2的投入,增加学科1的投入,直至,从而社会获得最大的学科产出贡献。

时,说明国家应该减少学科的1的投入,增加学科2的投入,直至,从而社会获得最大的学科产出贡献。

 

3、投入价值产出的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分析

科研成果的知识产权分析,即是用科学民主的方法对科研成果进行知识产权分析和判断,以此来考察管理部门在资助基础科学方面的政策及相关措施,审查科研经费的使用效果,证明科研工作的效率和成就,向公众展示科学研究的价值。这里我们将研究知识产权的价值评估研究、知识的转移和扩散研究、产出的时间效用问题研究。

 

3.1知识产权(IP)的价值评估研究

评价基础学科的科学成果,主要应从其学术价值贡献(创造性)和社会价值贡献(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来考虑,从而得出综合的评价结果。对于基础研究的知识产权成果:一项专利、软件成果、商标等无形资产,评价其价值并不存在固定的,可以精确计算的方法。

如果一定要给出一种现行合理的评估方法,可以利用现行市场法,它是参照相同或者类似知识产权成果的市场价格,评估知识产权的价格的方法。通过现行市场法给出一个知识产权的初评值(P);由于初评值(P)带有很大的估算性,所以我们需要对它进行一定的纠偏处理;那么纠偏系数如何得到呢?由于任何IP成果都要在社会经济环境中评估,所以可以有:

建立影响因素集: 其中:

经济影响因素

技术影响因素

环境影响因素

建立知识产权评价集:是把对某一事物的评价结果分为若干等级。

记为:

并给出 初评值

③ 单因素评价:单独从某一因素出发进行评价,以确定评价对象对评价集V的隶属程度,称为单因素评价,取 因素集A中第I 个因素进行评价,对评价集V中第J 个因素的隶属度为;则对的单因素评价可得到模糊集对所有单因素进行评价候,即有:

,其中,且i=1,2,3,4   j=1,2,3,4,5

确定权重并进行综合评价:各个因素的重要程度是不同的,对重要的因素应特别注意,对不重要的因素也应该考虑。对每个因素应赋予一定的权重,建立起对应于A的权重集:  i=1,2,3 ;在得到R后,则进行综合评价为:,可以得出,则令进行二级综合评价。给出的权重集 则有

⑤ 给出纠偏系数:对评价结果用加权平均法进行处理,给出纠偏系数

 

3.2 促进有效的研究成果转移、扩散和商业化研究

充分发挥基础学科研究的理论成果知识与技术的社会贡献,使其能有效的技术创新化、商业化,并淘汰、收藏那些没有实质意义或现在没有实践价值的理论知识,则对知识进行有效传播、正确选择和交叉融合就显得十分重要。要能有效实现知识扩散和集成,首先要考虑学科知识间的关联程度,只有根据关联的强弱,才能确定哪些学科知识能够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和商业价值化。

3.21 技术创新与扩散研究

基础学科研究成果的有效扩散传播与科技创新之间的关系,可以用知识效用函数来表示。知识的获取多少与协调性,对科技创新有明显不同的推动作用;故令顺次表示不同学科知识的传播和获取程度,Y表示所能取得的最大创新效用。则
   
为了简化分析,这里假定效用函数中只有两门基础学科(mn)知识的集成,则知识效用函数可写为:λ为常数 ,则对于h>0可以有:

,知识规模效用递增,加快科技创新步伐;
    
,知识规模效用递减,阻碍科技创新步伐;
    
,知识规模效用不变,具体情况下影响效果不明;
  
由此可见,学科知识的获取要把握量,过多会造成知识处理效率低下,过少会造成知识匮乏,两种情况都会制约科技创新的步伐。

3.22 知识利用与商业化研究

在世界新科技革命推动下,基础研究的知识成果在科技创新发展中的作用日益突出,国民财富的增长和人类生活的改善越来越有赖于学科知识的积累、创新和集成。以科技创新为中心的科技竞争成为国际综合国力竞争的焦点,谁能更好的解决科技创新中的知识利用与商业化问题,谁就能够在发展上掌握主动。

结合知识效用函数λ为常数  mn为影响科技创新中知识利用与商业化的经济与社会因素,则有:科技创新的商业化能力是由mn共同决定的,科技创新的商业化能力是否随mn的经济与社会因素而不断增强呢?

由于 则有:
mn相互独立(ρ=0mn为非关联因素或非同时利好时):

    则有,可以看出m的效用表现为递减规律,则此时技术商业化环境不利导致知识利用与商业化遇到阻碍作用,应该慎重评估影响因素,并做出相应调整。
mn为关联因素时即mn对商业化发生同方向影响,nm的一阶函数n=f(m)则:
  
   
由公式2说明科技创新成果商业化能力随m, n变化而正比例变化,所以经济与社会影响因子的关联性决定了商业化能力极值的大小。
       

影响并决定了值的大小,并且ρ值越大,影响因子关联度越大即为强势影响,ρ值越小,影响因子关联度越小即为弱势影响。

3.23 技术选择与淘汰研究

任何知识与技术都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这要求我们对知识的选择与淘汰走在科技创新前沿,不断吸纳优秀的科研成果,真正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这必然涉及到知识的选择与淘汰问题:
则可以有:

 
   
由以上公式可知:当m变化时,对科技创新的影响力首先时由m的变化决定,而影响的程度由n 的大小决定。因为m的边际效用n的约束。当m主动发生创新变化时,n在不同变化情况下,会对科技创新力Y有不同的影响:

nm协同更新时,m提升则增大即科技创新力Ym的提升而增强。此时在科技创新中对学科知识与技术进行了有效的集成。
   
n不随m协同更新时,即使m有重大的学科知识突破,的变化也不大甚至趋于0m的知识创新效用十分有限或化为乌有。此时学科n的研究成果成为科技创新的约束力,学科n知识与技术有待局部更新或淘汰。

 

3.3   投入价值产出的“时间效应”问题

投入价值产出的时间效应问题:是指基础研究的知识产权成果在某些特定的时间段中,有规律的呈现出价值的时间追逐性。任何社会需求都是基础研究的直接动力,然而研究成果的获取是需要拿时间来换取的,这明显是在与时间赛跑,一旦社会环境发生重大变化,所有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都将化为遗憾的苦水。

在这里我们重点介绍一下,知识到技术的转化时间与经济效应、技术的时间保鲜性、知识或技术的再创新与再发展,它们的共同点表现在:围绕产出成果的社会价值贡献最大化,从加速创新、价值保值、价值挖掘三个方面,诠释研究必须面向社会、面向经济、面向需求的道理。

 

4、结 论

从以上分析我们不难发现:

1)我国基础研究水平与国际先进水平还有一定的差距,而且还有被继续拉大的危险。关键问题在于我国的基础学科投入比例不合理,导致基础学科在发展上很不平衡、对部分学科重视不足、新兴交叉学科的发展严重滞后于世界发展前沿。

2)基础研究成果的知识产权的评估问题,一直以来其评价方法主要有定量评价和定性评价两种;但是由于这些无形资产其价值并不存在固定的、可以精确计算的方法,为解决这个问题,这里我们介绍“初评值纠偏评估法”。

3充分发挥基础学科研究的理论成果知识与技术的社会贡献,使其能有效的技术创新化、商业化,并淘汰那些没有现实价值的理论知识,对知识进行有效传播、正确选择和交叉融合就显得十分重要。

 

 

                                  参 考 文 献

1Joe Tidd John Bessant Keith Pavitt,创新管理——技术、市场与组织变革集成,清华大学出版社,2002

2]姜秋,王宁. 基于模糊综合评价的知识产权价值评估,技术与创新管理,(2005)06-0073-04

3]《加强学科建设 促进科学发展——在“十五”基础学科发展调研报告评议会上的讲话》

4余浩, 陈劲,基于知识创造的技术集成研究,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04(8),34-38

5Antonio Estache(World Bank and ECARE, Brussels), David Martimort(Harvard University and INRA, Toulouse),Politics, Transaction Cost, and the Design of Regulatory Institutions,1999.

6Bruno Biais, David Martimort, and Jean-Charles Rochet, Competing Mechanisms in a Common Value Environment Econometric Society, vol. 68(4), pages 799-838, 2000.

7Jan W.Rivkin, Reproducing Knowledge: Replication Without Imitation at Moderate Complexity. INFORMS, Jun 2001, Vol.12, Issue:3, Page(s):274-293.

8Gerardo A. Okhuysen, Katheleen M. Eisenhardt, Integrating Knowledge in Groups: How Formal Interventions Enable Flexibility, INFORMS, Aug 2002, Vol.13, Issue:4, Page(s):370-386.

9Genrich Altshuller, The innovation algorithm: TRIZ, the theory of inventive problem solving, Worcester, MA Technical Innovation Center, Inc., 2000



[1] 彭小宝: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院研究生, 研究方向:知识管理  品牌管理

 宋 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知识管理、知识产权管理